彩票负增长背后,年轻人都不再买彩票了吗

2019-08-21    来源:031彩讯网

彩票负增长背后,年轻人都不再买彩票了吗

1987年8月28日上午,中国彩票史上第一次摇奖仪式在石家庄市最大的礼堂第一工人文化宫举行。摇奖现场人山人海,文化宫里面容不下,许多人便挤在门外观看。当时还没有摇奖机,就从工商银行那里借来了6个摇奖器,是那种比篮球还要大的铁球。

 

石家庄市民政局组织了6位人员,将0至9号10个铁球装进摇奖器进行摇奖。6个摇奖器分别摇出个、十、百、千、万、十万6位数字。按照规则,设特等奖一名、一等奖5名、二等奖5名、三等奖50名、四等奖5000名、五等奖5万名。

 

一等奖2000元获得者之一的温国斌,用这笔奖金风风光光的办了一场婚礼,羡煞旁人。

 

彩票热,从那时开始蔓延到了全国各地。到了90年代,彩票进入了更加狂热的阶段。“社会福利有奖募捐”改名成了“中国福利彩票”,电脑彩票、刮刮乐、双色球等新玩法也不断推出。令人目不暇接的玩法,和越来越高的奖金,让许多人心甘情愿地掏出自己的生活费,享受以小博大,紧张刺激的快感。

 

彩票店如雨后春笋般,出现在街头巷尾。

 

但今年上半年,已经狂飙突进近十年的彩票销量,迎来了十年来的首次负增长。数据统计显示,1-6月全国累计销售彩票2125.96亿元,同比减少326.02亿元,下降13.3%,其中,福利彩票机构销售977.57亿元,同比减少128.38亿元,下降11.6%;体育彩票机构销售1148.39亿元,同比减少197.64亿元,下降14.7%。

 

 

这背后,是整体的经济大环境所致,民众没有余钱来搏一把一夜暴富,还是对这类“智商税”开始免疫?

 

1

 

前世今生

 

彩票的历史可追溯到古罗马、古希腊时代。在古希腊,人们用一种小球和几个数字来玩抽奖游戏。在古罗马,恺撒大帝通过发行彩票集资修建城池。到了中世纪,一些欧洲的艺术家们通过彩票来筹集善款,资助艺术家们创作。

 

意大利则是世界彩票的故乡,摩德纳市是全世界第一个发行彩票的地方。1519年,彩票之父根蒂勒给热那亚共和国的议员选举提出方法,从而诞生了早期的5/90乐透型彩票。

 

16世纪到20世纪,欧洲各国纷纷开始允许个人或公众机构通过彩票来集资。1567年,伊丽莎白女王批准了英国发行彩票,用来修缮公共设施。

 

西班牙、葡萄牙、丹麦、荷兰和奥地利等国,政府或慈善组织成立专门的彩票机构来经营彩票。

 

17世纪,欧洲殖民地迅速扩张,在北美洲大陆,欧洲殖民者通过发行彩票来筹集资金,用来修建大学、公路、学校和其他公共设施。

 

到了19世纪八九十年代,由于私人发行彩票的弊端不断暴露出来,越来越多的政府开始在立法中禁止彩票活动。

 

进入20世纪后,欧洲的大部分国家都废止了私人彩票活动,而仅保留国家彩票。

 

 

现在位居彩票行业第一是美国,已经有超过100年的历史。在独立战争后的10年中,美国共进行了100次彩票发行活动。在1810年至1840年的30年间,美国各州彩票发行多达300次,仅费城在1833年就有200多处彩票销售点。彩票销售的盛况可见一斑。美国彩票业的发展从此进入了所谓的 “黄金年代”。

 

美国彩票业的繁荣仅持续到19世纪40年代,此后便走向衰落。内外两大因素导致了美国彩票业的衰落。外部因素一方面是联邦政府可以通过税收获得稳定财源,另一方面是由于全国性金融体系的建立,州政府可以通过发行债券,获得基础设施建设所需的资金。其次是内部因素。腐败和舞弊事件在彩票行业频频发生,直接导致这一产业的衰落。

 

20世纪60年代以来,彩票才重新得以发展,彩票业对各个时期的美国公益事业发挥了重要的作用。

 

20世纪80年代中期,随着改革的逐步深入,中国开始尝试发行彩票为社会公益事业筹集资金。1987年,中央批准民政部成立中国有奖募捐委员会,发行福利彩票,当时被称为“中国社会福利有奖募捐券”。1994年,国务院批准原国家体委发行体育彩票。30年来,我国彩票事业从无到有,由小变大,从一个侧面见证了我国改革开放的伟大历史进程。

 

当时,买彩票的分两类人,一类是纯粹做公益,一类是把彩票当成是一种投资或是一种投机,狂热程度不亚于股民。

 

在那个万元户微乎其微的年代,彩票中奖就意味着翻身农奴把歌唱,当时的中奖率最高达到30%,即使最后中奖的只有凤毛麟角。但是,用两元钱买一个希望,成为了大家的口号。

 

买彩票成为了一场全民活动,狂热程度堪比追星。

 

彩票梦的野蛮生长,让一些人看到了商机。如何吸引人们来买彩票,成为了无数彩票销售人员的必修课。

 

到了90年代,彩票进入了更加狂热的阶段。“社会福利有奖募捐”改名成了“中国福利彩票”,电脑彩票、刮刮乐、双色球等新玩法也不断推出。

 

令人目不暇接的玩法,和越来越高的奖金,让许多人心甘情愿地掏出自己的生活费,享受以小博大,紧张刺激的快感。慢慢的,彩票就变味了,越来越难嗅到公益的味道。

 

各国彩票的发展史都出现的腐败和舞弊问题,中国也没有幸免。

 

2

 

行业寻租

 

中国在彩票行业里虽然起步晚,但是发展快,如今位居世界第二,但不同于美国的是,彩票公益金有强力的第三方监管机构。

 

数据显示,自2005年至2014年间,中国福彩的销售规模达到惊人的超过一万亿元人民币,但如此庞大的收入到底用于何处,官方提供的资料相当有限。早在2014年底,中国审计署就发布的公告显示,民政系统涉及违规使用福彩公益金和福彩发行费约42.7亿元。涉及违规利用互联网销售福利彩票资金约169亿元,超过18个省的的相关政府部门都存在虚报套取、挤占挪用、违规采购、违规购建楼堂馆所和发放津贴补贴等问题。

 

忠实的彩民越来越多了,但中奖的机会却越来越小。

 

去年底,中央纪委网站发布重磅文章,公布了中国福利彩票发行管理中心4名高级官员的忏悔视频。中国福利彩票发行管理中心原主任鲍学全、原主任王素英、原副主任王云戈、原副主任冯立志四位落马官员一一面对镜头忏悔。统计显示,十八大以来,民政系统至少已有14人涉福彩领域问题被问责。

 

除民政部的大老虎以外,3.15也揭秘了彩票的乱象:线下的彩票店无证经营,彩票种类未备案,擅自发行彩票,商家恶意吃票。

 

但线上彩票网站才是恶意吃票的重灾区,公司扣下购彩钱,暗地坐庄和彩民对赌,看准了返奖率的漏洞。只有一部分的彩票正常售卖,其余的彩票部分拿了钱之后却并不实际出票,按照正常售卖的那部分给予的号码,随机分配给后面的彩民,等同于公司开了彩票私庄。

 

按照规定,彩票的资金里,15%会拿出来作为销售费用和福彩中心的维护费用,35%会拿出来做公益事业,就算福彩中心清廉似包青天,返奖率也最多只有50%,公司对赌稳赚不赔。再加上绝大部分奖金被贪腐分子从中掏空,实际操作中,真实返奖率可能只有5%左右,出现意外波动也不超过10%,大家吃干抹净,一点渣都不剩。

 

线上的各种花样,还包括互联网黑彩,也叫网络私彩,是以正规彩票为彩头,建立微信群,私下开盘涉赌,坐庄牟利。利用高赔率吸引大量的玩家,赌博组织者操纵软件自由设置赔率,确保多数赌客输,少数赌客赢。有的玩家甚至3个月输掉35万。当买彩票变成了赌博,也就中了“黑彩”网站的最终圈套。假使真的有人非常幸运中了大奖,或者有大额的余额想要提现,等着他的是崩盘,再也联系不上。而这些网站的服务器大多架设在香港或台湾,犯罪团伙可以自己完成,难以监管。

 

3

 

监管袭来,信用破产

 

去年8月21日,财政部等十二部委联合发布公告,再次明确坚决禁止擅自利用互联网销售彩票行为,将严肃查处企业或个人违法违规网络售彩等行为,强调要加大实施失信联合惩戒力度。

 

随后9月,财政部、民政部、国家体育总局审议通过《关于修改<彩票管理条例实施细则>的决定》内容:自2018年10月1日起施行。其中将擅自利用互联网销售的福利彩票、体育彩票视为非法彩票。

 

今年年初,财政部、民政部等部门为规范彩票市场,加强了对高频快开游戏、竞猜游戏的监管,将高频快开游戏销售时间延长,从2月11日起,高频快开游戏每期销售时间短于20分钟的,一律调整为20分钟。

 

彩票的监管越来越严,加上彩票失去了互联网的依托,赶不上时代的快车,也逐渐淡出了人们的生活,不难发现彩票店已经越来越少,除了原本的彩民流失,也无法吸引新的彩民。

 

除监管问题以外,群众对于彩票不再信任。当你发现这个行业处处是陷阱,彩民原来是利益链的最底端,无论是谁都不会再买彩票。

 

在美国,75%的成年人有过购买彩票的经历,有超过半数的美国人经常购买彩票,而这个比例已接近美国股民的数量。购买彩票的主力军是那些生活富裕的中产阶层人士。

 

美国彩票的线下覆盖率非常广泛,加油站、便利店、奶茶店、超市等等,均设有投注终端的地方,自助终端机覆盖也较为广泛,彩票随处可见,买彩票也是美国人休闲娱乐的方式之一。国内的投注方式就非常单一,大多也要依靠投注员。

 

而国内的大部分传统彩票店往往装修也很差,即便是在一线城市,客户也多以中老年人为主,而且大部分彩票店主放任烟民,整个店面乌烟瘴气,在这样的环境下很难吸引到作为消费主力的中产、年轻人群。

 

在过去,大家喊着用两元买一个希望,如今再提彩票,你很难再看到对未来充满希望的笑脸,在这乌烟瘴气的环境中嗅到的是一种挣扎,当潮水退去,只剩一地纸屑。在这个每个人都有15分钟成名的时代,越来越多的人开始相信,拿起手机开始自己的直播生涯,在老铁666的呐喊声中,确实更能看见希望的曙光。



最新文章